返回

京都贵女手册 まんが,マンガ

首页

(二百一十五)青鱼浮水

  江轻尘虽然之前是不认识鲫鱼的,但看他话的态度和这几年朱紫国奸细做的事情,虽然不能得出鲫鱼把所有的事情都交待了,但能得出鲫鱼确实也没犯过大错的结论。
  “你上次为何约严主簿喝酒?”江轻尘忽然问道。
  “严主簿?哦,那是鲨鱼给的指令,就是让我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约严主簿喝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那严主簿没去,我等了一个时辰,没等到人,就回了王府。”鲫鱼道。
  江轻尘心,严主簿当然去了,只是看到了自己的娘子,急着跟踪过去,所以才没赴约喝酒。
  江轻尘后来又找严主簿仔细谈过,严主簿承认自己确实不关心萍娘,之前什么派人跟踪都是为了面子的话,自己可没那闲情,就是上次被袁正斌约出来喝酒,路上看到萍娘有些鬼祟,才跟踪过去,发现她在私会的事情。
  此事又验证了江轻尘之前的想法,严主簿夫饶死,确实是和朱紫国奸细有关。
  “江边茶馆的事情你知道吗?”江轻尘又问道。
  “之前不知道,我是在容公主上过朝堂后,才知道此事的。我不能确认是谁做的此事。”鲫鱼道。
  江轻尘想了一下也明白了,那个易容算是仿装,需要对照死人,所以谷千没让鲫鱼出手。直接找的崔秀。
  表面看来谷千是很护着鲫鱼,绝对不触犯之前答应的事情,又主动自己底细,让对方知道自己的秘密,拉近关系,又同意帮忙删除档案,可其实都是假象,谷千早就计划好,今年年底回朱紫,他回朱紫国是有政治想法的。
  鲫鱼就是他在西凉潜伏的棋子,谷千看好鲫鱼未来的发展,但只要谷千对鲫鱼有所求,肯定会拿他曾经是鲫鱼的身份要挟他。谷千手上肯定留有对鲫鱼不利的证据。
  这也是鲫鱼明明没做什么,却轻易拿到代号的主要原因。估计这点鲫鱼自己都没想明白。
  江轻尘示意夜海华自己没有问题了,夜海华让禁军把青鱼压了下去。
  三皇子没话,但心里真的完全放松下来,他知道鲫鱼是聪明人,即使真的把自己手上的机密资料送出去,也不会承认的,更何况自己早就不把机密文件带回府上。
  鲫鱼跟三皇子的时间比较短,三皇子对他信任度不是特别高,没有和他过重要的事情。这就更不存在鲫鱼泄密的可能性。
  不过这也是个教训,三皇子心自己回府也应该自省。
  就在这时禁军来报,是太子到。
  夜海华有些意外,青鱼的替代者今凌晨就已经审过,目前已经被李雁飞压进了九门提督府监狱,太子前来难道还有别的事情?
  几人给太子见礼。
  “大家都辛苦了。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来是因为,刚才太仆寺葛大人来找我,是刚接到飞鸽传书,鸽门的易门主,会于一个月后进京,商谈关于他儿子袁正斌被抓的事情,我刚去京兆府,李大人他没抓过此人,所以就来九门提督府看看。”太子道。
  “太子殿下,袁正斌就是鲫鱼。”夜海华道。
  江轻尘心,怪不得几个月过去了,上官颂都没给自己送来易亚伦的画像,原来人家易门主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儿子。
  鲫鱼刚才已经送信给自己的父亲,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最先得到消息的应该是京城里鸽门的人,真的想来救人总要先打招呼,不打招呼一个月后易门主到京城,这边都结案了,什么都没用。
  更让江轻尘意外的是,一个月后不光易门主到了,他还把上官颂给叫来了,因为他知道上官颂和江轻尘熟悉,方便话。
  那时江轻尘深刻的感受到一句话,儿女上辈子都是父母的债主,父母这辈子是来还债的。
  “他可犯了重罪?”太子连忙问道。
  “这个要看从哪条律例定罪,朱紫国奸细罪名已经坐实,但手上是没人命的。”夜海华道。
  “没出人命就好,最近父皇正在进行军制改革,各方势力都不是很安分,对信鸽需求量很大,你们也都知道最近朝中真的是囊中羞涩,可鸽门的信鸽价格也是真的高。”太子有些无奈的道。
  云想容心,是非对错,公正评判,依法办事,以儆效尤,这些普通百姓都知道的事情,但在国家社稷这个大前提下,都变得微不足道。
  客观,鲫鱼是没犯必须要杀头的大罪,但他的父亲要是出足够的砝码,估计连最基本的刑罚都会被免去。能看出来太子虽然已经做了选择,但也很无奈。

  “海华,宫里的人都带出来了是吗?”江轻尘为了岔开话题问道。
  “是,按照名单,人全部抓住,已经压进监狱,那个李子神志不清,找郎中看过,估计日后也很难恢复正常。”夜海华道。
  “这个青鱼眼光也太差了,找个替代者,心里素质怎么弱,还没审问结束,人就处于半疯癫的状态。”李雁飞道。
  “我一早看过,江大哥拿回来的名册,这个李子不是朱紫国的奸细,朱紫国没有代号的奸细在宫里是有几个,可都是杂役,接触不到重要的人,估计这是他们唯一能找到最有权势的太监。”夜海华道。
  “这事,还是母后的功劳,母后管理后宫有方,能进到各位娘娘身边的人,都是宫里做了多年,了解清楚的老人,一般的生面孔是进不了后宫内院。”太子道。
  “是,青鱼到死也就是个光禄寺的管事,这可能和他之前登记的资料丢失有关,皇姨母不喜欢这种来路不明的人。”江轻尘道。
  江轻尘是今早拿到八条鱼的登记手册,才知道青鱼是谁,替代者是谁,其实太子要比江轻尘还要早知道这件事情,只是太子不知道他是有代号的青鱼,原以为就是一般的朱紫国奸细。
  能找到青鱼还要归功于赵菲菲的大哥,光禄勋赵梓潇。
  赵梓潇从就对吃食很感兴趣,因为赵诀外任很多年,为了让他能接受好的教育,他从就不在父母身边。他是在京城的靖宁侯府长大,成长中总会有烦恼,他安抚情绪的方式就是吃好吃的。
  靖宁侯挺喜欢自己这个大侄子,每次考试考得好,奖励方式就是大吃一顿。他之所以能考上进士,还都是他大伯父靖宁侯鼓励有方的结果。
  之前靖宁侯就承诺只要他能考上进士,就安排他进宫在光禄寺吃一个月,本以为是个美差,结果几赵梓潇就受不了了,原来皇家的饭不怎么好吃。
  后来皇上无意间知道了此事,就把他提拔成了光禄勋,专门管理皇家的吃食宴请一类的事宜。
  赵梓潇和他父亲一样,是个做事情很认真的人,当上光禄勋,就很认真,这毕竟是负责皇家的吃食,研究新菜谱,采买新鲜食材,养殖稀有物种,每样做的都挺好。
  赵梓潇的性格,只沉迷于自己的工作,对外面的事情基本是不管,但就在前段时间,公主上朝堂的事情,连手下的太监都在讨论,他才意识到这真的是很大的事情。
  自己母亲中毒的事情刚刚过去没多久,自己的妹妹赵菲菲又不在府上住了,问父亲才知道,是被容公主接走了,是为了安全。听自己的弟弟赵梓期,江轻尘消失很可能是为了抓朱紫国的奸细。
  赵梓潇的心不在政治上,但不表示他不懂,他可是管着整个皇宫的吃食,真的是一点错都不能犯,看着朝堂上下,府内府外一副清查的样子,好像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
  赵梓潇自己觉得,要是宫里有朱紫奸细,最有可能安插在自己这里,因为不用去谋害皇上,就是吃食里下毒,谋害宫女太监的,也足够人心惶惶。
  他毕竟是大理寺卿的亲儿子,抓奸细还是有点思路的。但也就是些土办法,挨个谈话,些自己觉得可疑的人和事情。
  你别办法虽然土,但还真的有效果。
  有人就举报,之前的一个管事,会朱紫国的话,还很喜欢交宫里内院的朋友,出手非常的大方,可就他的俸禄根本支撑不起他这份大方。
  一查这管事,因为年纪大,身体弱,去年冬得了伤寒,一命呜呼。
  按这事到这里也就算了,毕竟人死了,也没查下去的必要。
  赵梓潇回府和父亲商量此事,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事到底该不该出来,要是此事出去,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手下有问题,好几年了自己都没看出来,现在人都死了,看出来也没用了。
  以赵诀的办案经验,觉得这事还是要查的,人是死了,但宫里就这么大,和他交好的人还在的话,就有查下去的必要。
  赵诀的意思,此事就不要惊扰圣上,直接和太子。
  一是,毕竟皇后娘娘主管后宫。UU看书 www.uukanshu.com和太子就等同于和皇后娘娘。二是,也有让赵梓潇到太子那里卖好的意思。
  赵梓潇觉得父亲的对,就继续查了下去,把这个管事生前社会关系都做了备案,在光禄寺的人,赵梓潇都查了一遍,这是他的职权范围内。但有些人不在光禄寺,自己没权利核查,只能写了名单,报给了太子。
  太子很早之前,就觉得自己身边的人有问题,但没查出来,看赵梓潇给自己名单,虽然不敢保证里面是否有朱紫国的奸细,但核查还是要的。
  太子没有自己出面,而是让身边几个自己信任的太监,去找名单上一些比较了解的人套近乎,结果答案却是出奇的一致。
  这个管事很八卦,总爱问一些隐私的问题,什么那个娘娘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皇上最近宠信谁的问题。还有就是回答问题,无论对错,都给银子,真的很大方。

  就在太子找人挨个确认名单上饶身份时,七皇子忽然来找太子,是觉得自己身边好像有朱紫国的奸细。
  开始太子没当回事,毕竟七皇子刚成年,还没办过差事,应该不会引起朱紫国的重视,但当七皇子出的人,和赵梓潇给出名单上的人,出现重合时,太子不得不把此事重视起来。
  京都贵女手册 ww.45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