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毗罗迦延 まんが,マンガ

首页

第87章

  哈立德有些急切地问道:“杜兄说许多古书都有记载长生不死一说,可是有什么例证么?”。

  听到哈立德如此问,杜君献心下得意,知道哈立德已经彻底被自己勾起了好奇心。

  他的嘴角不露痕迹的上翘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呵呵,哈兄勿急,且听小弟细说此事。

  我们汉人另有一本古书,叫做《山海图志》,又称为《山海经》,其中就有关于不死之国的记述。

  这《山海经》中更是多次提到了长生不死,如不死之山、不死之国、不死之药、不死民、不死树。

  据书中所载,传说有不死民居住的地方唤作不死之国,那里有一座山,叫做员丘山,也称作不死山。

  山上生有不死树,吃了这种树的枝叶果实便可长生不老;山下有泉水,名唤赤泉,喝了这赤泉的水也可以长生不死。

  传说中这不死山位于流沙以东,黑水之间,而《山海经》中的《大荒南经》也记载了不死之国,其国民都姓阿,以甘木这为食,国中有山名唤为不死之山,在流沙之东,黑水之间。

  另据书中所载,这不死之国在穿胸国以东,国中之人,皮肤全都呈黑色。

  而该书中的《海内西经》也记载有不死仙药,即开明北有视肉、珠树、文玉树、歼琪树、不死树。

  所以不死仙药的说法自古既有,而且此书成书甚早,想来始皇帝必然是看过这本书的,所以想必是对长生不死的传说早就有所了解,所以遇见徐福之后,如果见到了实证,必然就会相信了。”。

  哈立德一直在认真地听,生怕漏掉一个字,但听了杜君献的话后,他感觉自己比没听到这番话之前更加的迷茫,不由得出口询问道:“杜兄所说的叫做《山海经》的古书中所记载的事情,是真有其事还是上古之时的传说呢?”。

  杜君献笑道:“呵呵呵呵,哈兄倒是问到了关窍了,这《山海经》乃是先秦古籍,书中所载各种奇异之事不剩凡几,书中所列的地名也与现今世上的地名少有吻合。

  想来,这书中所列的物志地理都应该是上古时代的事情,千年时光、沧海桑田,书中所载的不死之国和不死仙药到底在哪里,我们这些今人却如何知道啊。

  但是,想来始皇帝与徐市所处的那个时代距离《山海经》成书的年代应该比我们近的多,很多山川地理应该变化不大。

  所以,我认为徐市可能真的找到且服用过不死仙药,而且他应该活了很长时间了,所以对秦以前许多年的事情都经历过,所以始皇帝才会确信不死仙药是真的存在啊。”。

  哈立德不太明显的叹了口气,却听毕力格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真如杜大人所说,这长生不死的仙药看来当真是无从寻找了,可惜啦。”。

  杜君献却微微一笑,说道:“大人此言却说错了。”。听杜君献如此说,哈立德和毕力格二人都看向杜君献,眼神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杜君献见二人如此表情,便沉吟道:“嗯…,现在咱们知道护教使者之事确实是真的,传闻变成了事实,这说明其他的传闻未必就不可信。

  所以木剌夷教内有关护教使者的许多传闻很可能都有真实的部分,因此咱们将人为夸张失真的部分去掉,再重新组合,很可能就可以揭示护教使者的许多信息。

  护教使者的寿命长到什么程度,我们谁都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护教使者必然会活很久。

  同样,在下方才所说的那些古籍所记载的关于不死仙药的事情,很可能也并不是古人存心杜纂出来的,上古时代,禽兽众,而人民寡,生存的环境一定比现在差,在肚子都填不饱的情况下,想来古人不会闲来无事杜纂一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以此自娱,所以《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事情很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当时的人真实接触过的事情。

  照此想来,不死仙药和不死之国的记载极有可能是真实的,只是我们今人考证起来十分困难罢了。

  但从护教使者的传说和我们见到的事实来看,护教使者与《山海经》中所记述的不死之国中的百姓不老不死这点极为相像,我认为这两点必然有些联系。”。

  说到这里,杜君献压低了声音,以一种不可质疑而又有些神秘的口吻盯着二人继续说道:“甚至于《山海经》中所记载的不死仙药很可能与护教使者的来源出自同一个地方。”。

  哈立德和毕力格听了这番话后,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齐齐的看向杜君献,眼中尽是惊异之色。

  沉默了片刻之后,毕力格开口说道:“杜大人如此说,可是有什么根据么?”。

  杜君献微微一笑,说道:“大人,下官方才所说确实有所依据,正如下官之前所讲,那《山海经》中所记述的不死之国与不死山所处的地方是在流沙之东、黑水之间,穿胸之国以东,如果按照书中所载的方位,即可找到这个不死之国。

  但书中所载的流沙与黑水以及穿胸之国在哪里,我们今人已经无从知晓,所以,我们现在只能靠着经验和以往的一些古籍的记载来猜度一下。”。

  哈立德说道:“古人所著的著作,地名和方位都与现今有很大的出入,杜兄却要如何猜呢?”。

  杜君献道:“哈兄勿急,这里其实还是有很多线索可以供我们猜度的,这《山海经》是汉人所著,这著书的人想必对自己所居住的环境应该极是熟悉。

  汉人自古以来世居中原,中原的地理,有深川大河、巨泽绝岭,却绝无流沙之地,而这著书人是应该深知此节的,所以书中说的流沙之地一定不在中原,而中原之地以西。

  自古以来称做西域,只有那里才有沙漠瀚海,由此想来《山海经》中记载不死之国在流沙之东。如果从地理位置上说,中原也在流沙之东。

  但如果说不死国在中原汉地的话,那早就被中原的王朝灭国夷族了,而且如果不死国在中原的话,也会被历代史书所记载。

  但据在下所知,历代史书均未见其所载,这说明不死国并不在中原汉地。

  因此,可以推测,不死之国应该在流沙以东,中原汉地以西的位置。

  而书中又说这不死国在黑水之间,因此,可以想见,这不死之国必定依水而建,这里最重要的便是黑水之间的后两个字‘之间’,想来这不死之国很可能是被水泽环绕啊。”。

  此时哈立德问道:“杜兄,那《山海经》中不是还说到不死之国在穿胸国以东么?那么这书中所说的穿胸之国又是在什么地方呢?”。

  杜君献皱眉想了想,缓缓的说道:“这个穿胸之国嘛,其具体位置小弟一时间也并不能准确判断,但小弟并不认为人是真的可以穿胸而不死的,即使是强如护教使者,被利器穿胸也不可能活下来。

  但书中确实有这样的记载,中原一些前朝的古籍中也有关于穿胸之国的记载,据前汉古籍《淮南子?地形》所载:自西南至东南方,有结胸民、交股民,不死民,穿胸民,反舌民。

  前汉焦赣也曾在其所著的《易林》一书中对穿胸国有过记载,乃为穿胸狗邦,僵离旁脊之说。

  而魏晋以来,关于穿胸民的传说就更多了,晋人张华所著《博物志》中记载:穿胸国,昔禹平天下,会诸侯于会稽之野,防风氏后到,杀之,夏德之盛,二龙降之,禹使范成光御之,行域外。

  既周而还至南海,经防风,防风之二臣以涂山之戳见禹使,UU看书 www.uukanshu.com怒而射之,迅风雷雨,二龙升去,二臣恐,以刃自贯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疗以不死之草,是为穿胸民。

  由此可见这些前朝的记载中都有穿胸之国的记述,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背景,那就是穿胸国是一个一直存在的异域邦国。

  而《博物志》中所载的事情发生在禹的时代,说的是穿胸国的来历,那更是早在商周之前的事了。

  由此可以想见,这个穿胸之国是在禹的时代就存在了,一直延续到后世,至少在汉代还散见于文献之中,所以这个穿胸之国应该是真的存在过的。”。

  毕力格听的云遮雾绕、一头雾水,不禁问道:“杜大人说了这一大堆的前朝古籍,可当真绕的我头晕了,你就明朗些说,这穿胸之国到底在哪里啊?”。

  杜君献笑着说道:“呵呵呵,大人勿燥,这穿胸之国到底在哪嘛,一时之间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不过古籍中说的穿胸民是胸口有一个贯穿身体的洞,按常理来想,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常人是不可能被贯穿胸部还能如常自如的活着的,如果说偶尔有人会活下来倒也说得通,但举国之人皆是如此模样,那就完全的超乎常理了。

  所以下官认为古籍中所载的穿胸之国和穿胸民并不是真的胸口被贯穿,后汉杨孚在《异物志》中曾经明确说明‘穿胸民’的‘穿胸’可能与该国人的穿着有关。

  但想来一个国家的国民即使穿的奇怪些也不可能被记述成穿胸吧,所以下官认为这个记载应该并不是真实的。”。